创城、创卫、治污、治霾……在基层的各项工作中,运动式治理并不鲜见。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集中力量处理一项工作任务,往往见效快,但很难常态化。

  形式轰轰烈烈,考核结束就停

  早晨8时,华北地区某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的干部像往常一样拿起清扫工具,和同事们一起来到单位分包的卫生责任区,开始“洗城”。

  该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自2016年5月该县创城(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开展以来,县城建城区被划分为100多个卫生区域,分配到全县各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学校,并规定每周五上午8点至8点30分之间开展“洗城”活动,半个小时清扫完毕后开始上班。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在创城、创卫(创建全国卫生城市)过程中,还是在开展农村环境卫生整治、大气污染治理等工作时,各种“严打”“专项整治”“专项行动”等仍是选择频率较高的治理方式。

  有网友表示,运动式治理尤其表现在上级检查和考核期间,基层干部倾巢而出,搁置手中其他工作,集中力量服务于“中心工作”,形式上搞得轰轰烈烈。

  “遇到创城创卫验收,街道干部那一个月几乎都是白天站大街当志愿者,或者打扫街道擦栏杆。”有基层干部反映,运动式治理中干部干、群众看的现象也很常见。

  运动式治理的短暂效应让一些群众忍不住吐槽。“街道创卫时,交警、公安、城管那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检查完了,就很少见到这些人了。上面再来检查又是这种形式。”

  短期效果明显,亦易反弹

  河北一名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在城市管理过程中,运动式治理方式动员范围广、行动速度快、执行标准严,容易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是治理部分“顽疾沉疴”的一把利剑。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在中部地区某市创城时,确实解决了一些难题,如城乡接合部、城中村、老小区的基础设施得到了完善;农贸市场升级改造和周边环境整治等问题得到了解决。

  “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搞‘运动’,老百姓真切感受到了变化。”一位退休老干部说。

  社会治理的很多内容都涉及多部门合作,如严打行动通常涉及公、检、法等部门;创城运动至少涉及行政执法部门、交通警察部门、社会治安部门及宣传部门等。

  “运动式治理能在短时间内充分调动内外资源,实现组织行动力和协调性短期提升。”中国石油大学(华东)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辉认为,这比较好地克服了政府部门因条块关系而产生的互相推诿和“踢皮球”现象,强化了政策的执行力和有效性。

  然而,运动式治理方式也存在弊端,反复现象较为明显。西南财经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所所长吴元元教授认为,运动式治理存在仓促性、被动性、临时性和事后性,其治理绩效容易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情况。

  基层干部也坦言,运动式治理的“暴风骤雨”必然收到明显的短期效果,然而,等专项行动结束后,违规行为往往会死灰复燃、故态复萌。因此,单纯依靠运动式治理并不能收到长期根治的效果。

  治理还需探索长效机制

  治理需要的不是短时的热情,而是长效的制度安排;需要的不是一地局部治理,而是整体统筹。

  专家认为,运动式治理短期效应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相关部门在毕其功于一役的行政压力驱动下 “用力过猛”,不利于治理成果的有效积累。

  河北任县住建局城乡环卫一体化服务协调中心负责人刘国强建议,针对不同的公共事务和议题,应当分类采取不同的治理模式。比如偶发性、应急性公共议题,大多需要整合多方资源,以运动式治理模式应对;而经常发生和出现的公共议题,应当建章立制,采取常态化治理模式。

  刘国强以垃圾处理举例说,如果单纯依靠运动式治理,城乡垃圾问题至今依然会令人头疼,建立一套符合城乡实际的环卫一体化处理体系才是根本之道。目前,任县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探索出了“村收集、乡监管、企转运、县处理”的四位一体城乡环卫处置新机制。

  基层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表示,很多治理事项都应积极号召群众参与。“如创城归根结底要靠全民精神文明素质的共同提升,动员全民参与到创城工作中来,才能形成持续有效的常规治理机制,巩固创建成果。”

  “随着制度的健全和切实执行,常态化治理的能力将日渐加强,偶发性、应急性公共问题才会随之减少,从运动式治理向常态化治理的转变也会随之而来。”刘国强说。

  来源:《半月谈》2018年第19期

  半月谈记者: 杨知润 李文哲 | 编辑:徐希才